有性生活了就成年了吗?怎样才是一个真正的成年人?

推荐人: 来源: 网络收集 时间: 2020-01-06 15:19 阅读:

有性生活了就成年了吗?怎样才是一个真正的成年人?1

  成年人的唯一标准在于能否自由地做出选择,是否明白自由选择的代价,并为这个自由的选择愿意承担责任。

  创业四年来,我最大的一个体会便是,创业是成年人的游戏。为什么说是成年人的游戏呢?就是说,创业可能比任何工作都需要一个人具备成年人的能力。在创业中,没有人会因为你失败了来安慰你,也没有人会因为你成功了来鼓励你。

  工作中的困难往往比你想像中的还多得多,你设计了产品,却无法将它建造成型;有了成型的产品,却无法有效推广;推广出去,却无法做好购买转化;做好了购买转化,却没有办法进行资料分析。

  更重要的是,从此之后,你被丢向了市场经济的荒原,从此是死是活,全凭自己的力量。尤其我是从学生时代直接踏入创业门槛的人,对这个现实体会得尤为深刻。

有性生活了就成年了吗?怎样才是一个真正的成年人?2

  不过想想,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生存下来,创业还是件蛮酷炫的事情嘛。

  创业时最大的体会便是,这个世界的幼儿 实在太多,幼儿 就是指那一类年龄上已经完全成年,但是始终是婴儿行为模式的人。有男女朋友吵架心情差就不想来上班,还不许扣薪资的人。有每天起早贪黑最后一个才走,虽然工作做得一塌糊涂还要求老板必须加薪的人。

  有每天必须坐一万五一把的椅子,出差坐飞机必须要头等舱,否则没心情工作的人。有每天心情不好,宝宝不开心但宝宝不说,老板要把我哄开心了送上奶嘴,才愿意开工的人。有老板你好像过得比我好,宝宝不开心,老板你有很多钱你为什么不分点给我,宝宝要哭了的人。

  而一个真正要在创业上,甚至工作事业上有所作为的人,第一件事情就是选择成人,真正成为一个成人。

有性生活了就成年了吗?怎样才是一个真正的成年人?3

  选择成人

  怎样才是一个真正的成年人呢?

  我认为真正的成年人只有一个标准,就是他能否自由地做出选择,是否明白自由选择的代价,并愿意为这个自由的选择承担责任。

  这是判断一个人、一个群体甚至一个国家成年与否的唯一标准,也是我们判断某个人是否真正具有理性的重要标准。

  成年,是与年龄毫无关系的。如果有一个小孩,5岁的时候他就想通了这一点,那么他5岁就算成年了。如果有一个人70岁还没明白这个道理,哪怕他儿孙满堂,也只是一个没有完全成年的幼儿 而已。

  因此,每个人最终都会有一个真正成年的时刻,而这个成年时刻,需要每个人从内心深处加以铭记。

  我成年 于1999年。那一年,父母将9岁的我,从广东惠州送到了武汉学习围棋。

  在此之前,我的学习和生活都有父母的陪伴。而三年级的某一天,我在看《家庭》杂志(确实有点早熟),当期有一个专访,我印象很深,讲的是围棋神童常昊,现在已经是世界冠军的常昊九段。我当时知道了常昊的老师是棋圣聂卫平九段,当时的聂卫平在武汉的一家围棋学校担任荣誉校长。因此我毫不犹豫地向母亲提出,希望到武汉去学围棋。

  我记得当时我妈给我的回答是:宇晨我支持你到武汉去学围棋,但是你要想好,去武汉就要完全脱离父母,一个人生活。你愿意吗?你承受得了这个代价吗? 

  经过仔细考虑,我最终回答,我愿意。

  这时候就要感谢我父母的惊人执行力,他们真的帮我联系好了学校。一切准备妥当之后,替我买好了机票,把我送到机场。一个空姐带着我这个无人陪伴的儿童抵达武汉,学校派了老师来接我,从此我就开始了孤身一人在武汉三年的学习生涯。

  第一天到学校,欢声笑语的白天结束后,我一个人躺在床上,瞬间悲从中来,在被窝里哭成狗。现在想想,这对一个9岁的从来没有离开过父母的孩子来说,太正常了。我边哭边想,这是不是我自己的自由选择呢?答案是确定的,那我就应该勇敢去承受这个选择所带来的一切,无论是新鲜有趣的生活,还是远离父母的孤独无助。我不敢让室友发现我哭,只好强忍悲痛,裹在被子里啜泣,等哭累了才能慢慢睡着。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