空中楼阁里的爱情

推荐人:匿名 来源: 网友推荐 时间: 2015-05-14 15:56 阅读:


  此时郑华又恨恨地回忆着这件事,刘小宛忍不住好笑。笑着笑着,泪水就流了刘小宛满脸,当年的青春是多么美好,当年是多么才思丰发,指点江山意气飞扬!如今却不得不在这样一个单位里混日子,刘小宛不知道自己的明天会怎样,老了会像门口晒太阳的老太婆一样吗?不要,真的不要。

  不知怎么,她的头就伏在了郑华肩膀上。郑华慌了,笨拙地替她擦着泪水,不知道自己哪儿冒犯了她,却正在其时,李成推门进来。

  余下的事情就不用说了。

  李成要她给解释,她不说,反倒像没事人一样。李成不准她睡觉,责骂她,她反倒笑了起来,她说,怎么,我就是这样的女人,你说我水性杨花好了,杨花多好,飞吹哪儿算哪儿!李成气得把家里的东西砸了一地,说,不过了,刘小宛说不过就不过,什么了不起,我还不想要这样的生活呢。

  第二天就去街道拿了离婚证。办事处的小女孩说,这是经我手发的结婚证,刚刚半年不到。刘小宛沉着脸看她一眼说,你就是做这个的,你的工资就是因为这个才有的;没人结没人离,你干什么?

  得知她离婚,郑华称病躲了起来。刘小宛提着自己的行李又回了集体宿舍,看着自己又回了原地,就想捉弄一下郑华。她直挺挺跑到郑华门口,推开门看着郑华灰扑扑的脸说,你闯了祸就躲了?!郑华说,不关我事,你为什么不跟他说清楚?刘小宛说我为什么要说清楚,你为什么不去解释?郑华说,我这就去解释。刘小宛的泪水不争气地流下来,悲愤地说,不用了!我要的就是这个!你继续睡吧,不关你事!从今后我生活中没有你这个人!

  然后一不作二不休,干脆辞了职。拿着五万多元辞职补偿金,先是给父母寄了五万元回去,在留言栏里说,这是你们供我十年寒窗的本钱,利钱以后再算!刘小宛心里说,彼此两不扯欠!然后坐在邮局的台阶上,双手托腮,发了一会呆,就打定主意狂玩一通再说!心里说,到武汉好几年了,由少女变为少妇,又变作寡妇,天天就是焦头烂额地为生活发愁,上班,下班,鸡零狗碎的事情,磨得人都没有了自己。现在了无牵挂,先玩遍武汉再说,明天的事明天再去办,反正手里还有这点钱,今朝有酒今朝醉,管它明天喝凉水!看着轮渡上一个男人色迷迷地看着她,也许明天有人请我喝美酒也不一定呢!心里美得一塌糊涂,顺便朝那男人飞一媚眼,那个男人坐不住了,想朝她走过来,她却站起身,不屑地横他一眼,顺着舷梯上了二楼。二楼舒畅的江风中,机声轰鸣,此时的她听来,像是她自己的心在唱歌。刘小宛把月票朝江心一扔,看着春天里丰沛的江水一波波冲击着轮渡,看着江鸥跟在轮渡雪白的浪花后阵阵欢鸣,心中也象江鸥一样,充满了自由感。

  几天之间,刘小宛就玩遍了武汉,见到了比她几年在武汉见到的还多。她知道原来最繁华的汉口还有条条里弄小巷,小巷里还有白发苍苍的老人会讲熟练的英语;又逛了花鸟市场,市场里一只小狗比她几年的退辞金还要高几倍!她特意又去看看那个让她流泪不止的洋房窗口,窗口里,抽纱的窗帘松松地挽了起来,一个风度儒雅的男人正凭窗张望,那男子四十多岁的样子,洁白的窗帘有一部份搭在他肩膀上,使他看起来有些女性化的忧郁。刘小宛坐在江堤上,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那房那窗那男子,看了一个小时没有低眼睛。窗口的男子一开始并没有发现她,或者说发现了也没有当回事,他张望完了就去做自己的事,做过了,不知什么原因又回到窗前,那个望着他窗子的女孩子还在!他一认真地看她,就再也移不开眼睛,是的,刘小宛身上吸引了无数人注意的那种文雅掩盖下的野性,天真掩盖下的妖艳,一样地吸引了他。他下意识地整整衣衫,头发,下了楼,走到刘小宛身边。

  这个人就是郭荣立。郭荣立是江城风头正健的诗人,作家。大街小巷的电视声是他的作品主人公的声音,人人都在谈论的《一塌糊涂》把他带上了荣誉的顶峰。

  他随意地坐在离刘小宛几步远的地方,掏出烟,点燃。然后跟刘小宛一样,看着自己的窗口。好像也发现自己的窗子有了什么新的风景。看了半天,想起自己室内的一塌糊涂,就有些不好意思地笑。这一笑缓和了气氛,他动动自己的腿,使自己坐得更舒服一些。

  “你不上班吗?”

  “我没有班上了。”

  “那你明天干什么?”

  “明天还没到,不急。”

  他笑了起来,这倒是一个有意思的女子。

  “要不要去我家里看看?”

  “行啊。”刘小宛照单全收。

  进了他的家,他拿出自己的名片给她。心里想,她要是再没有一点惊奇,可就奇怪了。刘小宛还是一点没有流露出惊奇的样子,把玩着他的名片,就像把玩着一本看熟了的书。刘小宛淡淡地回答着他的提问,却没有对他提出一个问句。他想不到还有如此自傲的女人,不仅对她有了更深的兴趣。他本来想说,你不应该辞职,你还年轻,要经得起磨练,可是这些话,还没说出口,他思索的眼光一到她光洁细致的脸上,就象遇到了冰冷的大理石一样,再也没有一点份量。他起身给她倒水,她接过来就喝,看得出她渴了,可是她却没有要求,她笑悠悠的样子似乎在说,你也不欠我的,我也不欠你的,你要给我水喝,我当然喝,你不给,我也不会要。

  “你看过我的作品吗?”

  “看过。”

  “你自己能写吗?”

  “不知道,上学的时候做过作家梦。”

  “现在呢?”

  “梦醒了,什么也不做了。”

  “所以就辞职,就玩?”

  “不玩做什么?”

  正在此时,有人敲门,并且在门口高声喊着郭荣立的名字。郭荣立一边答应着,一边对刘小宛说,我爸爸来了。门开处,刘小宛惊得瞪大了眼睛,你道是谁?原来就是小巷子会说英语的那老人!老人也非常惊讶,看着刘小宛说,原来你认识荣立啊,刘小宛只是笑。老人手里提着一把野菜,对刘小宛说,这是荣立最爱吃的鱼腥草,老家来人带来的。哦,原来你们老家是重庆呀,刘小宛说,我也是重庆的,我在上小学的时候,天天采了这鱼腥草,弄好了,卖给城里人做学费,这么说,我的学费有一些可能就是你们给的。老人忙说,不可这么说,不可这么说,应该说我们吃的鱼腥草,有一部分是经由你的小手采来的。郭荣立在一边感兴趣地笑,打断了一老一少的话说,咱们一个买一个卖,两不扯欠,以后你直接拿来卖给我得了。他说的两不扯欠让刘小宛的脸红了一红,看来,谁跟她刘小宛接近,都会感受到她两不扯欠的处世态度,从而连说话也带上了两不扯欠的味道。老人却听着不舒服,就正色对郭荣立说,你这孩子,说话总是这么不着调,怎么可以这样说话!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