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短篇小说 > 爱情小说 > 琴师

琴师

推荐人:络小九 来源: 网络收集 时间: 2016-06-28 19:05 阅读:

  长安城内的说书摊,说书人正在热火朝天的说着书,坐在位置上喝着茶水的人也在聚精会神的听着。

  “相传啊,有这么位琴师,凡是经由他的双手他的琴弹出来的曲子,就好像是到了那天界瑶池参加西王母的蟠桃盛宴,让人流连忘返,回味无穷!真当是‘此曲只应天上有,人间能得几回闻’啊。”说书人说的喜形于色。

  “你说的这么真,难道你听过这位琴师弹曲?”有个听客问道。

  “那到没有,我也是听说而已,来来来,咱们继续……”

  说书人继续说着这位琴师的故事,众人听到精彩之处不由得惊叹叫好。大家听的入迷(MeiWen.Com.Cn),谁也没注意在茶摊的角落里,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男一女。男子一身白衣,长长的头发随意的系着,脸侧几缕细碎的头发使得他凭空多了几分仙气。而身边的女子,白皙的脸庞,线条柔和。淡淡的娥眉,颇有点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。

  俩人仔细的听这说书人说的故事,一边细细的品着茶,嘴角都若隐若现的露着丝丝微笑。男子修长的手指握着不算精致的茶杯,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美好。又坐了一会,把茶壶里的茶都喝完,俩人放下茶杯缓缓的站起了身。男子拿起放在桌子上的一个大很大的布包,走出了茶馆。

  外面阳光刚正好,金灿灿的阳光洒在身上,暖暖的直抵人的心窝。女子像一只猫咪一样慵懒的抻了个懒腰。男子的眼神一直停驻在女子身上,那宠溺的目光将女子包围着,就好像是在看一件独一无二的稀世珍宝。

  “相公,即使人们再也听不到你的琴声,他们也不会把你忘记!”女子转过头,笑盈盈的看着男子。

  “我说过,以后我的琴声只为娘子响起。”男子的眼中只有那女子,仿佛再也容不下任何东西。男子依旧宠溺的看着女子,思绪渐渐的飘向了远方。

  ……

  五年前,江湖上传言有位琴师,琴技可谓是出神入化。而总所周知,当朝皇帝没有别的爱好,唯独喜欢听琴曲。于是乎便派人苦苦寻觅这个喜欢浪迹天涯的孤傲琴师。

  “子言,你真的不去面圣?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皇上再找你!”一间客栈的房间里,一个男子轻轻的擦拭着桐木琴琴身,另一个男子喝着小酒。擦拭琴身的正是人们口中的“琴师”——温子言,喝着小酒的是他的朋友段未。

  “找我我就要去见他?”温子言不以为然的说道。

  “哈哈,子言,我就喜欢你这股子狂傲的性格!”段未喝着酒,调侃着温子言。

  温子言淡淡的看了一眼段未,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开口说道:“抱歉,在下没有断袖之癖。”

  “噗!~~”段未刚喝进嘴里的酒悉数喷了出来,然后一脸鄙夷的看着跟没事人似的温子言,依旧在那静静的擦拭着琴身。段未刚要开口说话,就听见一阵敲门声。

  段未狐疑的看了一下温子言,没有人知道他们在哪里,又会是谁在这个时候找上门来?温子言点了点头示意段未去开门,他心里清楚,该来的总会来,逃也逃不掉。

  段未整理了一下衣服,走过去打开房门,发现外面站着的是一个官员模样的人,身边还跟了几个小厮。段未只是稍看了一眼,便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。这次,怕是温子言在有一万个不愿意也要进宫面圣了!

  “在下太乐署林书,今日冒昧前来打扰是希望温公子能随我们一同入宫。圣上已经等候多日!”自称“林书”的人站在门口。

  温子言抚摸着琴铉,坐在那里没有说话。段未示意林书带着小厮进了房间,然后坐在桌子边看着温子言,也没有说话。

  林书看了看温子言,双手抱拳毕恭毕敬的向温子言鞠了一躬,再一次开口说道:“温公子,请随老夫一同进宫面圣,还请温公子不要为难老夫和这几个下人。”

  温子言还是没有说话,轻轻的谈了几个琴音。林书又要开口,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,温子言就站了起来。

  “段未,剩下的路就要你自己走了!林大人,我们什么时候动身?”温子言用布包好桐木琴,告诉林书可以走了。林书感激的看了一眼温子言,连声说道“马车就在楼下。”

  段未拍了拍温子言的肩,示意他照顾好自己,温子言点了点头便和林书一行人离开了客栈。段未坐在窗前看着渐行渐远的马车,默默的叹了口气。

  马车上,温子言微闭着双眼,马车内安静的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声。林书看了看温子言,一时间觉得沉默的有些尴尬,便假装的咳了两声。温子言没有睁眼,开口低沉的说:“林大人没必要觉得不自在,我只是想休息一下!”

  “是是是,那温公子好好休息,到了驿站我再叫温公子。”林书唯唯诺诺的回应着温子言。温子言没有再说话,马车内又重新恢复了安静。

  马车大概行驶了两个时辰,温子言便被林书喊醒进了驿站。温子言简单的吃了几口晚饭,便以“舟车劳顿有些乏累”为由回了房间。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却无法安然入睡,温子言知道一旦进了宫,自己的命运就不再由自己掌握。

  深夜,温子言依旧没有睡去。起身下床,轻抚摸着琴身,走到一旁坐了下来,把琴放平深吸了一口气,十指开始在古琴上波动,十分流畅。伴随着古琴,婉转又有些哀愁的歌声缓缓流出,心情慢慢放松下来,但丝毫不失去那种感觉,韵味。继续最后的演奏,直到最后一个尾音结束都是全神贯注,身心皆融入曲中。

  一曲终了,温子言发现自己的额头上都是汗水。给自己到了杯水,温子言擦去了额头的汗水,在桐木琴边静静的坐着。而温子言不知道的是,在驿站还没睡的人听到了他的琴声,心境久久不能平复。第二天一早,温子言和林书他们便上了路。这一路依旧是沉默无言,所幸的是剩下的路程不算远。在正午之前,他们便抵达了皇宫所在的都城。温子言先是随林书回到林府沐浴更衣了,随后便与林书一同进宫面圣。

  在皇宫的御花园,温子言见到了百姓口中的“真龙天子”君临风——明黄色的长袍上绣着沧海龙腾的图案,袍角那汹涌的金色波涛下,衣袖被风带着高高带起,飞扬的长眉微挑,带着天神般的威仪和与生俱来的高贵,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。

  “草民拜见皇上,吾皇万岁万岁万万那个岁。”温子言面对皇帝,毕恭毕敬的行了个跪拜大礼。

  君临风见到了温子言,喜形于色,“爱卿,朕找你找的好辛苦。”君临风赶忙将温子言扶了起来。

  温子言走过去,只捎一眼便知道那是一把绝世好琴,可是温子言没有去抚琴。他面向皇上,深深的行了个礼:“皇上的心意,草民铭记于心。这是身边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