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雨声声,心,缓缓苏醒

推荐人:读趣网 来源: 网络收集 时间: 2016-10-08 11:58 阅读:

  时针刚指向5点,天已经全黑了,阴冷的风一阵阵侵像初泛黄的柳叶,似要扯下一切春残留的美好,令人更生寒意。乌云已经越聚越多,颜色也越来越深,雨,该来了。
  
  一天的工作已经结束,却没有什么轻松的心情,多年循规蹈矩的生活,自己越发像一个机器人了。执行命令,生存,仅此而已。办公室的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,我却没什么着急的念头,太久的一潭死水,我想等等这场雨。
  
  雨不负期待的来了,很大,天与地仿佛回到了盘古一斧前的混沌。我撑着一把瘦弱的伞,像幽灵一样游荡着,有冰凉的雨斜打在我的脸上,我却觉得兴奋,仿佛这一刻,我只是我,没有求而不得的欲望,没有委曲求全的愁怅,像一朵佛前的莲花,自由,干净。这一段常走的路,我却错觉永无尽头。
  
  一身烟雨缓缓归,是我曾幻想的最诗意的生活,今日得偿所愿,却全不是当时设想的感觉。再美好的事物在错的时期得到,最后都不过成一种不复当初的伤感。但生活,却往往每天,每个地方,都不缺这样的伤感上演。一路的秋风和骤雨,一身湿透。今天的家,比往常暖了些,适合疲惫的心。
  
  换了干净的衣,窝在床上,安静看窗外不肯停歇的雨。玻璃上挂了水珠,被灯光映成一个个色彩斑斓的梦。突然觉得好奢侈,一扇窗,那么多梦来装饰。夜很静,呼吸很轻,柔和的灯光甜甜睡着,我醒着。
  
  很喜欢吟诵一首词,尤其在这听风,听雨的夜。
  
  少年听雨阁楼上,红烛昏罗帐。
  
  壮年听雨客舟中,江阔云低,断雁叫西风。
  
  而今听雨僧庐下,鬓已星星也。
  
  悲欢离合总无情,一任阶前,点滴到天明。
  
  蒋捷一首词,写尽一生。我不能懂星鬓僧庐的雨,悲欢离合我还不够资格说过多,凭我想象,也只能是点滴到天明,雨声入梦,与年少相逢,心,骤疼。
  
  淋一场酣畅的雨,暂时忘了败与成。听一夜不歇的雨,给灵魂一次任性,管他快乐还是伤痛。宿醉的心,偶尔还是要苏醒,趁着雨声。
  
  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